首页  »  综合小说  »  [蝴蝶牙医]
[蝴蝶牙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蝴蝶牙医
 

  字数:73073字
下载次数: 37



 


***********************************   文案:高中教师叶格晞,为了母亲的庞大医药费,不得已前往Destin yClub找寻买主。无视叶格晞开下的天价,倪珑毫不犹豫的包下了他。 
  叶格晞没想到,当初那饱受欺凌的瘦小倪珑,如今不只身材变高,性情也整 个大变,让人不可捉摸,而且还因为当初的对话,真的成了一名牙医师。 
  他强势又任性,他坚韧也宽容;当变态牙医遇上高中教师,一纸合约的牵绊, 是买卖还是爱情?……
 *********************************** 

  第一章
 
  「啊?你说你要什么?」
 
  衣着华美的男子徐徐举起高脚酒杯,凑到了唇边。「……我听不清楚,能不 能再说一遍?」
 
  「要男的。」软柔的声音稍嫌底气不足的轻道。
 
  「废话。」
 
  「职业是老师。最好是高中老师。」
 
  「……」
 
  「年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
 
  「噗!」男子口里的暗红液体悉数喷出。
 
  「要没有经验,可别像上次那位……」
 
  「停、停、停!」男子连忙举手阻止,另一手抽来纸巾拭嘴。
 
  「这个……倪董啊,最近天气多变化,您老是不是不小心着了风凉,脑袋发 烧?」
 
  「没啊。」
 
  「上次帮你找的那个高中资优生呢?已经被你甩了吗?不会吧!你当初花了 那么多钱」指定「的,居然用不到一个礼拜——」
 
  一道幽深目光忽然若有似无的瞟来,男子心口一突,住了口,吶吶摸着鼻别 开脸去。
 
  「呵……正确说来是不到三天。Andy真的是很厉害的小孩呢,年纪小小, 玩过的对象说不定比我还多。只是我记得我当初指定要的,应该是」品「学兼优 的乖学生才对啊。」
 
  「咳,我先声明,那小鬼可是如假包换的X中高材生,全国模拟考都在前十 名的,还代表台湾出去参加过什么科学竞赛。
 
  看起来明明就一副书呆样,谁知道他本性是……「
 
  「没关系的,曹老板,你现在就有一个折过的机会呀。」
 
  男子闻言,忍不住掩面哀号。
 
  「倪董,其实你在整我对不对?开的条件越来越诡异……你的口味也变太快 了吧?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不怕咬坏牙齿?」
 
  「多谢曹老板关心,我的牙齿向来健康,吃什么都不成问题的。」
 
  「老天,幼齿男孩子就算了,这里是台湾,你要我上哪找个没被开过苞的欧 吉桑零号给你?喔,还要是个高中老师?你玩我啊你?」
 
  「若真要整你,我将就一下,直接指名要」曹小隽「不就得了,何必大费周 章。」
 
  「行行行,我马上找,您别说这么可怕的话来威胁我。」男子翻翻白眼,移 坐到计算机前啪啦啪啦敲起键盘。
 
  「算你运气好,最近经济不景气,咱们Destiny俱乐部的档案库短时 间内也暴增了一倍数据,说不定真有符合你条件的人……
 
  「啊,我想起来了!的确有一个自称是老师的,记得他已经三十好几了… 
  …嗯……我找找……「
 
  有了!曹小隽鼠标连点两下,调出了那份名为「叶格晞」的登录档案出来。 
  「我看看……这个男的目前在台北市某家私立高中教书,今年三十四岁——」 
  他抬头,瞥了瞥斜倚在窗旁的男人。
 
  「如何?差一岁三十五,可以接受吗?」
 
  「……可以。」男人雾中湖泊般幽闇的眼,漫不经心望向数十楼层高的窗外。 
  三十五只是个大概的数字,并不是重点。而且……三十四其实是更完美的岁 数。
 
  像是忆起了什么,他长睫覆起,闭眼陷入某种遥远的思绪中。
 
  「再不行我也没法子了。Destiny很少收年纪这么大的Case,当 初是看他长得算不错,又是未开苞,才把他的资料纳进来。」
 
  果然摆了快两个月,还是乏人问津,谁知这会儿竟被倪董给挑上,也不知是 福是祸。
 
  「他说自己性向正常,从没沾过男人,是急需用钱才做此决定。我看他不像 会说谎的样子,后面应该是真的没被人玩过,倪董尽管放心。」
 
  「你的」你看「好像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曹老板。」男人低柔一笑,随手 把玩着垂在胸前的十字架项坠。
 
  「好吧,那他开价多少?」他不是顶认真的随口问道。
 
  「初夜这样。」曹小隽手掌摊开比个五。
 
  「哦?」
 
  「若之后要再继续包养,每个月再多付这样。」他又竖起一根食指。
 
  「呵,简直比你们家的NO。1还高贵了。」
 
  「是啊,我当初听到也吓一跳。要不要看看他长什么样子?」曹小隽将计算 机接上单枪投影机,办公室前的纯白墙面登时浮现屏幕,亮出一张由数张照片集 成的Slide。照片里的男人相貌清淡,顶多称得上五官端正,不算美人,但 看起来颇为舒服。
 
  也许是不习惯被人这样从各角度摄影,男人模样显得有些僵硬,表情不多, 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紧紧抿着。头发修剪得很整齐,身上那件看起来很普通的浅色 衬衫也是,平整干净,衣扣谨慎的扣到第一个。
 
  「啪」一声轻响,纯银的长炼被扯断了,但正在专心调焦距的曹小隽没有听 见。
 
  「我见过这男人,老实朴素寡言的,像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头。当初他踏进我 这里时,脸上的表情跟来赴死差不多,不像是演的,若真有什么挑逗男人的本事, 那我也只好认栽。」
 
  被高中生书呆唬弄的殷鉴不远,曹小隽心里的创伤还在痛,不敢再说大话。 
  「事实上,在你之前也不是完全没人对他有兴趣,毕竟是白纸老师嘛,玩起 来说不定别有一番风味,只是他开的价码实在太高,没人付得起。
 
  「我看啊,他八成是抱着断腕的决心,若真有人出得起这价钱,那他也就豁 出去了,百死无悔……耶?倪董,你怎么了?」
 
  曹小隽停下絮叨,愣愣看着男人走近白墙,伸长了手去触碰那投射出来的幻 影。
 
  墨黑的发,微颦的眉,内敛的眼,一路往下到单薄的双唇。细致流连的姿态, 彷佛纤长指下爱抚的不是冰冷的墙面,而是富有生命力的血肉之躯。
 
  「倪,倪董?」
 
  「叶先生到底需要多少钱?」
 
  「啊?」
 
  「我一次帮他付清,你找他问清楚,再跟我要。」男人慢慢收回手,长睫垂 下,看了眼腕上的表。
 
  「……我要回去上班了。曹老板,麻烦你。」
 
  「喔……喔。」曹小隽呆了好一晌,才把视线从重新合起的门扉移开。心里 忽然有股违和感升起,但一时又想不出是何处怪。
 
  他索性先将它抛诸脑后,伸手拿起了办公室专用电话。
 
  「喂?Miss林吗?妳帮我联络一下编号XXX的叶先生,告诉他有大户 准备要包下他了,钱什么的都不用担心……
 
  「对,就是倪董……拜托,别对着话筒尖叫……顺便提醒叶先生一些注意事 项,心态也记得要调整一下,还有,这点非常非常重要……」
 
  曹小隽旋了下沙发椅,怜悯的目光投向孤零零悬在墙面上的单薄男人。 
  「他实在太瘦了。阿弥陀佛,为了他好,叫他最好赶快把身体养壮一点!」 
  半个月后,台北市怀恩综合高中。
 
  「刘老师再见!」
 
  「叶老师再见!」
 
  这所私立贵族高中素以制服漂亮闻名。迎面走来的女孩子们穿着刻意改短的 灰黑红相间的苏格兰裙、及膝的黑色直筒袜,秀气的小圆领白衬衫别着同裙色的 格子蝴蝶结,一个个神采飞扬,青春洋溢。
 
  「喔喔,再见!刚考完可别玩得太凶啊!」
 
  「不会啦!老师!」女孩们格格笑了起来。教数学的刘明友跟着傻笑,擦肩 而过时,忍不住偷偷往下瞄了几眼。
 
  呵呵,少女的纤细美腿真是好物啊,当初选这所学校任教果然是正确的… 
  …见身旁的同事默默低头走路几乎无动于衷,他伸手推去一下。
 
  「叶老师,你怎么啦?」
 
  「嗯?没……没事。」叶格晞怀里揣着的试卷差点滑落,他定定神,将那厚 厚一迭纸又揽紧了些。
 
  「你瞧你,黑眼圈都跑出来了!活像在考试的人是你一样。」刘明友指指他 的脸,笑道:「我知道带升学班的压力大,不过既然考试都结束了,不妨放松一 下嘛!明天又是周末,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谢谢,可是我晚点还有事,而且我想先把考卷都改完再回去……还是下次 好了。」
 
  「唉,真受不了你,那个等假日再改也不迟啊!」刘明友挥挥手,其实也不 意外他会婉拒。「算了,那你忙你的,我先走啰。」
 
  「嗯。」向素来阳光热情的大嗓门同事颔首道别,叶格晞小心的用手肘将办 公室的门推开,走了进去。
 
  今天因为是段考日,所以下午三点不到就放学,但等他终于把考卷全部改完, 抬头一看时钟,还是比平日的下班时间稍微晚一些了。
 
  他很快收拾好办公桌,提了公文包小跑步到教职员停车场,驾着父亲留给他 的裕隆老国产车,先去医院探视生病住院的母亲,再返回租赁的公寓。
 
  「小筝?小筝?」
 
  脱鞋时,看到鞋柜里已整齐置好一双小运动鞋,叶格晞便知道平时住校的儿 子也已经返家。他边踏上玄关边呼喊着。
 
  客厅没人,和厨房相连的饭厅则隐约有电视声响传出,伴着阵阵饭菜香气。 
  他胸口登时一紧,被愧疚感压得发疼。
 
  「爸?」饭厅里探出男孩小小的脸,早熟的眉宇间微带惊讶。
 
  男孩有着栗子色的头发,和牛奶般的肌肤,身材纤长,五官细致秀美,模样 比橱窗里最精巧的洋娃娃都要漂亮。虽说是父子,但叶格晞与儿子的容貌却没半 分相似。
 
  「今天晚上不是有事……取消了吗?」
 
  「没有,不过是约八点。难得你回家,爸想说先回来帮你准备晚餐。」叶格 晞爱怜的摸摸儿子头发,牵着他的手一同在饭桌旁坐下。
 
  「这些都是你自己弄的?好厉害喔。」
 
  桌上摆了几样简单菜色,他梭巡一遍,心想待会儿得加炒一盘青菜才行。儿 子虽然身高不比同龄男孩矮,但偏瘦了,如果时间允许,就再多煎块牛肉…… 
  「爸,为什么那个男的要一直吸床上那个人的」捏捏「?他又不是女生。」 
  啊?叶格晞回神,满脸愕然的看着儿子。他刚才问了什么?
 
  「这卷带子里的人都好奇怪。」男孩嘟囔着,皱起一双形状优美的柳眉。带 子?他不由自主顺着儿子专注的目光,移向摆在墙角的电视。
 
  轰!彷佛有十吨炸药在他脑里爆了开来,叶格晞顿时被炸得头昏眼花,四肢 发软。天啊……难怪他老觉得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好像有点怪异……!
 
  「小筝!你、你、你……」他霍地站起,双脚却一时没了力气,又整个人瘫 回椅子,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被看到了……居然被儿子看到了…… 
  「爸?」男孩回过头来,不解的看着一脸大受打击的父亲。「你怎么了?脸 色好白。」
 
  「你……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个……」
 
  「爸是说录像带吗?夹在客厅的旧报纸里,我刚才打扫的时候翻到的,就顺 便放来看看。」男孩有条不紊的回答。
 
  「喔……旧报纸……」什么时候的事?叶格晞的脑袋早已乱成了一团,根本 什么都回想不起来。
 
  他也完全不敢去看电视画面,但那声音却分外清晰的传入他无法关起的耳里, 而且似乎有越来越激昂的态势——「爸,我不懂,」始终一脸冷静盯着荧光幕看 的男孩,又好学的发问了:「那个男生现在在舔的地方好奇怪,那里不是男生尿 尿的地方吗?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
 
  「啪滋!」
 
  下一秒,叶格晞已经冲向电视,一把按掉录放机开关。
 
  「爸?」
 
  「小筝,这、这个东西小孩子不能看,也不用懂……你要赶快把你刚才看到 的东西统统都忘掉!知道吗?」他急急的说,面红如血。
 
  小男孩睁着一双大眼,静静的看着父亲好半晌,才点了点头。「喔。」 
  但他下一句出口的话,又让他可怜的老爸几欲晕倒:「那等我长大,就可以 懂了?」
 
  「小筝……听爸爸的。」叶格晞将录像带取出,回头对儿子苦笑了下。 
  「这种事情,你还是一辈子都不要明白会比较好。」
 
  果然是小孩子,看了这样的东西也没什么反应。不像他,第一次看的时候, 在厕所里吐了一晚,几乎把整个胃都呕出来。
 
  第一次,他只看了十分钟。第二次,他勉强多看了半小时。一卷一小时的带 子,他总共花了整整三个晚上才把它看完。之后,又陆陆续续看了几支,尺度也 逐渐攀升。
 
  现在,就连口交、3P甚至多人杂交的画面,他都可以很平静的直视,而不 会再摀着嘴无法忍受的将视线移开。
 
  毕竟是几千万,不是几万、几十万。那么大的金钱缺口,像作梦一样,被一 夕之间填平。
 
  这简直比作梦还不可思议!而他早已过了作梦的年纪,很明白就算是再富有、 再好心的人,也绝不可能轻易的就为一个陌生人付出这么多。
 
  他不知道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但他想,一定是远远超乎他所能理解的 范围之外。先做点准备……也是好的。他只有「身体」。而这其实已经不是他的 所有物了。
 
  是属于另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的。
 
  「倪董」——曹先生和林小姐都是这样称呼他。
 
  倪董……叶格晞向来没什么想象力的脑海里,自然而然浮起一个年约四、五 十岁的圆胖身影,头顶微秃,挺着肚子,戴着金表,笑起来眼尾皱纹很深。 
  四、五十岁……其实也还好,毕竟他也已不年轻,都三十四了。曹先生说, 像他这种条件还能被人看中包下,简直就是奇迹。
 
  既然是奇迹,就该好好把握。叶格晞站在那幢饭店大楼前的广场,看着形形 色色的人熙攘来回,嘴唇无意识咬成了死白。七点五十分。该进去了。
 
  牙齿猛一使力,苍白的下唇渗出了一点艳红。然后,他拉紧外套,双手不自 觉环住自己,垂首步上旋转玻璃门前的阶梯。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家国际知名饭店,叶格晞在衣香鬓影间匆匆穿梭着,很 快的找到电梯,直趋上次和曹先生见面的二十三楼。
 
  「您来了,叶先生。」一个陌生的侍者迎了上来。「这边请。」
 
  「嗯……」尽管侍者神色泰然,大概对这种事也早已见怪不怪,但一触及他 带笑的双眼,叶格晞还是忍不住仓卒的垂下了目光。
 
  他跟着他绕过曲折长廊,走至另一座电梯。
 
  侍者用磁卡刷开了门,领他一同进去。
 
  「我们要到最顶层二十九楼去。那里一整层只有一个房间,设施是全饭店最 好的,只有DestinyClub的顶级VIP会员才能使用。」侍者微笑着, 很热心的对他解释。
 
  一整层楼只有一个房间?叶格晞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的光景。有钱人的世界, 真的不是他可以理解的。他沉默的看着缓缓攀升的电梯楼层数字。
 
  「其中占地最大的,就是」浴室「。」侍者神秘的眨眨眼,见他面露不解, 笑道:「之后您就会明白。请。」电梯门滑开,他在侍者躬身行礼下局促的走了 出去。
 
  一踏上触感分外柔软的地毯,就感觉到天花板变得高多了,整个楼层采挑高 设计,宽敞异常。
 
  侍者带他到一扇厚重的雕花木门前,用他看不懂的方法打开特制的隐藏式电 子锁。
 
  「就是这里了。」
 
  穿过欧式宫廷风的华丽客厅,侍者掀开覆住拱门的布幔,露出一间极宽大的 卧房来。见到中央那张一样大得离谱的床,叶格晞背脊一颤,思绪突然断成空白。 
  若不是侍者一声「请」惊醒了他,他几乎就要顺应瞬间产生的一股冲动,转 身逃跑。
 
  侍者从柜子里取出一套毛巾衣物,摆于床上,朝呆站在距离门口不到一步位 置的他微笑。
 
  「叶先生,请您先在这间卧房附属的浴室里稍做沐浴,换上这套衣服,再过 一会儿倪先生应该就会抵达这里。还有——」
 
  他指指床头墙上的白色按键。「有什么问题或需要,都可以按这个服务铃, 或是拨室内电话找我。操作很简单,话筒拿起来按通话键就可以接通了。请问还 有没有什么疑问呢?叶先生。」
 
  「没……没有。」
 
  「谢谢。那么,请容我先告退了。」始终面带笑容的侍者福了福身,利落越 过犹自呆立的叶格晞,掀开布幔离去。
 
  有一瞬间,叶格晞真想转头喊住那位素昧平生的年轻人。但喊住他之后要做 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
 
  果然是最顶级的服务吗?这里的侍者,比他之前遇到过的任何一位服务生都 要客气有礼得多,又不失亲切。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却不会对像他这种人另眼 相待。
 
  他一定知道我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吧。为什么还能那样温文和气的对我笑呢? 
  叶格晞蹲下来将脸埋进臂里,动也不动的杵了几分钟后,才慢慢站起,拿起 床上衣物走进浴室。
 
  花朵形状的琉璃洗手盆,超大白瓷按摩浴缸,包含垃圾桶在内的全感应式控 制开关……触目所及,皆是未曾见闻的奢华精致。
 
  但,赤身裸体处于格格不入空间的感觉,绝称不上舒服。
 
  叶格晞心不在焉冲去身上草草沾覆的泡沫,不论那是用一公升不到一百元的 沐浴乳,或是一小瓶就要价上千元的精油浴露所制造出来的,对他而言都没有任 何差别。
 
  他用最快速度结束洗涤的工作,随便用毛巾拭拭身体,换上那件浴袍便低着 头推门而出。
 
  也许……倪董事长今晚突然多了应酬饭局,喝到醉茫茫,因此不能来赴约了 也说不定……他胡乱幻想着,空洞的眼无意识抬起。黯沉的瞳仁里,猝然映入了 一条陌生人影。不知何时,这个房间已经多了个陌生男人。
 
  叶格晞心脏猛一颤,被吓得倒退一步,惊叫声全梗在喉头,吐不出来。那是 一个非常清秀的男人,清秀到近乎秀丽。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
 
  男人的薄唇轻抿着,微微下压的眉宇郁郁寡欢。深邃的眼有些北欧混血的味 道,半长的黑发柔顺包覆着脸庞,无杂质的漆黑与冰雪般的纯白形成强烈对比。 
  他屈身坐在床边,双肘搁于大腿上,十指交叉支撑着形状完美的下颚,微抬 起眼静静瞅着他。谁?
 
  叶格晞被眼前的景象震慑的说不出一句话。压根儿没想到,怎么会有这样的 一个男人出现在这里……
 
  铃声突然响起,打断气氛异样的互视。男人别开眼,伸指按下床头电话上的 通话键。
 
  「倪先生,需要用餐吗?」是刚才那位年轻侍者。
 
  「嗯。送两份,分量不用太多。」男人的声音低却不沉,极富磁性,说起话 来和他长相一般优雅。
 
  「好的,请稍待一下,马上替您送上。」喀兹一声,电话挂了,叶格晞整个 人也呆住了。什、什么?这个年轻男人……就是那位「倪董」!?
 
  怎么会……他还在发傻,顾不得失礼的瞠目直瞪着男人看,不意那双血色略 显淡薄的双唇,下一秒便吐露出更令他震惊的话来——「老师,好久不见了。」 
  男人说着,忽然微微一笑,像雪地上突然绽放出一朵清艳的莲。
 

                第二章
 
  侍者将餐点送进来后,又无声合上门出去了。叶格晞和神色泰然的男人相对 而坐,中间隔着一桌日式料理。
 
  相邻的落地窗外,台北市越夜越盛的绚烂华景横陈在底下静静闪耀,从二十 九楼高的视角望去,一览无遗。
 
  「老师,你还没用过晚饭吧?多吃一些。」男人将自己的餐点推向桌面另一 端。
 
  「不用了,我肚子不饿……」叶格晞小声拒绝。「我有先在家吃过一点东西。」 
  「我怕你等一下就会饿了呀,老师。」说着意味不明的体贴话语,男人脸上 也露出了温柔的神色来。
 
  「那个……不好意思……」
 
  「嗯?」
 
  「你可以……不要那样叫我吗?用名字称呼就行了。」
 
  「可是,我从以前就习惯这样喊了。」男人停下动作,专注看着始终低头慢 慢嚼饭的叶格晞。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以前教过的学生啊。」
 
  「……」
 
  「老师?」
 
  男人忽然伸手,修长的五指覆住叶格晞置放在桌沿的左手手背。叶格晞吃了 一惊,直觉想抽回手,挣动了几下后却发现甩不开,他脸微微一白,随即安静下 来,不再挣扎。
 
  「老师,抬起头来看我。我叫什么名字?你真的忘了吗?」
 
  「……我没忘……」叶格晞摇头。
 
  「你是我在」尉南「时带过的学生,那个……」他声音细若蚊蚋,自由的那 手紧捏着筷箸,脸仍是低垂。
 
  「倪……倪珑?」好不容易,他吐出了那二字。
 
  「宾果。」男人松开他的手,脸上又露出了笑。他的笑很轻淡,扬唇而不露 齿,起的化学作用却极大。
 
  「我还以为你真的忘记我了。」
 
  「……没有……」
 
  怎么可能会忘记呢?虽然身高拉长了,但倪珑的脸和高一时相较,其实并没 有太多变化。只是,毕竟近十年没见了,加上实在想象不到,所以方才第一眼才 没有认出他来。
 
  刚进高中的倪珑个子还不高,长相又异常秀气,近乎透明的雪肤和纤细的骨 架,乍看简直像白玉雕成的超级美少女。他记得初次见到他时,还弄错了他的性 别,闹了笑话。
 
  而现在……
 
  叶格晞忍不住抬眼,悄悄瞥了下对面挺拔修长的男人。没想到倪珑也正目不 转睛盯着他瞧,他心口猛一突,忙狼狈扭开脸去。
 
  那是什么眼神?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会是一个学生看老师时该有的…… 
  像响应他的举动般,倪珑忽然站起,慢慢绕来叶格晞这侧,在他的座椅扶手 处随意坐下。左手自然而然环上那分外单薄的肩。既不说话也不笑,就只一直盯 着他看。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遨游东方 金币 +5感谢你为论坛的改进提出了很好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