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城殇](03)[作者:xnzhxl]
[城殇](03)[作者:xnzhxl]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字数:30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 今朝不视雌附他日我当临巅
 
  晕晕沉沉不知睡了多久,楚由心醒来时感觉自己浑身被抽去了骨头一样,软 绵绵的使不出力气。艰难的从香喷喷的软被里爬出来,环顾四周,客房里四面封 闭,没有窗户,也不知道天时为何。
 
  他刚下床,房门立刻被推开,两个面生的女仆扭着腰肢走了进来,左首那女 仆扎着个马尾,行走间左右摆动,很是可爱。她望着睡眼惺忪的楚由心浅浅一笑, 说道:「客人睡得还好吗?」
 
  楚由心摇了摇头,「不怎么好,可能昨天淋雨受冻,今天还是感觉很是疲惫。」 
  女仆掩嘴轻笑,眯成月牙儿的眼里意味难明,说道:「我们侍奉客人洗漱吧, 小姐等着客人进午膳呢。」
 
  楚由心连忙拒绝,两个俏女仆不由分说,半推半抱的将他拉进浴室,殷勤致 致的替他洗漱,楚由心小胳膊小腿的,像个木偶一样被她们摆布,身上脸上时不 时被她们沉甸甸的胸肉蹭碰。最后两女伸手脱他短裤,居然要伺候他解手,楚由 心拼命挣扎,才从两女香软的怀里挣脱。最后双方妥协之下,楚由心当着她们的 面小解,一张脸憋成酱紫色。
 
  这泡晨尿很不简单,赤黄骚臭,灼的楚由心小宝贝都隐隐作痛。两女站在他 身后,看着楚由心尿色,相视点头,交换了一个眼神。
 
  收拾完毕后两人带着楚由心去到一间装潢温馨奢华的小厅,小厅内摆了一张 十余米长的黄玉餐桌,两排女仆端端正正的站在两侧,萼梦大小姐穿着一身装饰 繁复的紫色合身长裙,姿势优雅的侧坐在主位上,正在整理胸前层叠的衣物,将 衣襟拢好。她身前餐桌上放着一个透明玻璃杯,装满了黄白色的黏稠液体,微微 冒着热气。
 
  两名侍女将楚由心带到餐桌,细心的抽出椅子请楚由心坐好,走到萼梦大小 姐身边,附耳低语。
 
  萼梦大小姐自打楚由心进来,视线就冷漠的跟在楚由心身上,看的楚由心坐 立不安,哭丧着脸挤出了个笑容,低声下气的请安道:「萼梦姐姐早安。」 
  萼梦等女仆说完,才对楚由心冷然道:「早什么早,都已经是午后了。」 
  楚由心愕然的看着萼梦大小姐。这时他才察觉到,自己的客房没有窗户,照 明都是烛灯,自己从冗长的走廊来到餐厅,期间路过数个转间阁室,也都燃着烛 灯,没有窗户,此刻餐厅里依旧如是。
 
  楚由心坐在显然是以主人身形量身制作的宽大椅子上,头顶才将将高出餐桌, 他跟萼梦说话时,要弯着膝踩在椅架上站立,才能迎向萼梦的目光。
 
  「失礼失礼,小人真是让萼梦姐姐见笑了,可能昨晚实在太乏,今天一睁眼 就到现在了。」楚由心慌忙解释,她在萼梦的俯视目光中始终保持着自卑与胆怯, 这种心态在楚由心近三十载风刀霜剑的峥嵘岁月中几不复见,楚由心心里筹措话 语,暗自盘算,一来身处客地,在人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二来此地诡异违常, 不能不缩头,三来所见一干主家人等,每一个都高大过自己整个身子,这才是最 让人费解而担心害怕的事情。从萼梦,书奴,到所见过的百余女仆,音形体态, 美则美矣,但给楚由心的感觉都是邪里邪气,危机四伏。
 
  楚由心呼吸间心中转了各种念头,渐渐压下杂念,对着萼梦的冷漠目光也慢 慢不是那么惧怕,说道:「萼梦姐姐,既然打扰了姐姐这么久,那么小人现在便 离开吧。」
 
  顿了一顿,楚由心跳下椅子,对着萼梦打了个辑,说道:「噩梦姐姐高情厚 意,搭救小人于狂风暴雨中,不弃小人污浊粗俗,小人心中深感大德,此刻却是 身无长物,无以为报,只能铭记在心,以待来日。」
 
  楚由心再是一辑到地:「无颜逗留,小人就此向噩梦姐姐告辞。」
 
  萼梦大小姐一只白皙玉手搭在桌上,尖细的指甲在桌面轻缓磕动,木然道: 「雨没停,你就要离开了?去找死吗,还是本小姐宅小屋陋,招呼不周,轻慢了 你楚大官人,要你急着去送死?」
 
  楚大悍匪满头大汗,连呼不敢,期期艾艾的问道:「这个……小人绝无此意, 敢问萼梦姐姐,昨晚那场暴雨,竟是下了一天一夜,还没停吗?」
 
  「你有什么资格值得本小姐诳你?好歹一条人命,本小姐虽然看你就烦,还 做不到见死不救,你以为本小姐很喜欢你留在本小姐家里?雨若是停了,马上就 让你滚蛋。」萼梦大小姐不屑的娇哼一声。
 
  楚由心心里一块大石落下,只要你不是有意拦着本悍匪,那就一切好说,要 是无故阻挠,雨停了还不让老子走,看你们虽然生的巨大异常,娇娇柔柔的,却 难挡老子逃命的手段。
 
  心里有了点底气,说话也比较直了:「噩梦姐姐高义,小人拜谢……姐姐这 豪宅风格颇是独特,小人一路走来,还不曾见过窗洞,姐姐能否遣人带小人看看 天色,要是雨小风歇,小人早走早好,就不污姐姐眼睛了。」
 
  萼梦大小姐一掌拍在桌上,楚由心刚直起来的腰立马吓的又躬了下去。
 
  「我说话还由得你反驳?雨停就雨停,现在外边依旧是大雨倾盆,看看你昨 夜冻成狗一样,怎么,你很有本事吗?给我老实坐着,再诸多废话,要你好看!」 
  楚由心在萼梦大小姐雌威下,刚升起的一点勇气立刻点滴不存,缩手缩脚的 爬回椅子上,正襟危坐。
 
  萼梦指了指面前那杯黄白粘液,说道:「喝了,你个废物错过了午膳,就剩 这点奶了。」
 
  又女仆端过杯子递给楚由心。那杯子在女仆手里显得细小,楚由心却要双手 捧着才能拿稳。他看着怀里的杯子,黏稠的黄白乳正冒着热气,一股极甜腻的奶 香灌入鼻腔,楚由心空了一天一夜的肚子顿时叫了起来。
 
  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顿时满口奶香,就是太过甜腻,让楚由心措手 不及,感觉整个胸腔被灌了泥般,闷的难受。
 
  看着杯里还有大半的乳液,肚子感觉瞬间就饱了,连连泛着恶心,那腻歪劲 儿难以形容。
 
  他苦着脸,捧着杯子的手都在抖,说道:「萼梦姐姐,这个是什么奶啊,太 甜了……」
 
  心中突然一动,想起刚进厅时,萼梦正在摆弄胸前衣襟,而这杯奶就放在她 身前,他偷偷瞅了瞅萼梦那双比自己脑袋还大几倍的巨大豪乳,嘴里泛着难以忍 受的奶甜,不由心里一阵恶寒。
 
  莫不是……喝的是这女人的奶吧,呕,太腻歪了,让我死了吧。
 
  萼梦大小姐一声冷笑,道:「上好的鲜奶,本小姐家里能有俗物?给我喝完, 剩下一点,我让你把杯子也吃了。」
 
  楚由心脖子上青筋贲起,心道果然不是俗物,八成是你这个变态刚从自己胸 里挤出来的吧,能不鲜吗。这话只敢在心里腹诽,断是不敢宣之于口,硬着头皮 将杯中浓乳喝下,期间换了好几次气,几乎忍不住要呕吐起来。心里已经连天都 要操翻了,你她妈的绝对是变态的祖宗,长了一副人畜勿近的仙女容颜,生的一 具奶牛的身体,逼老子喝你刚挤出来的恶心东西。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发现事 有可为,老子屠光你满门妖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