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SM日记](1-22)作者:5032919700
[SM日记](1-22)作者:5032919700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SM日记】
 
首发:性吧
 字数:9756
 
                    第一章:夫妻贱奴
 

  夫妻奴,这是个SM小说里常出现的名词,在真正的SM世界里并不多见。 不过我近期很幸运地结识了一对有这样倾向的夫妻,并现实体验到了和真实夫妻 玩SM的过程,简单写一下经过,和大家分享下经验。现在网上夫妻交换、3P 的话题很热,有淫妻倾向喜欢和别人一起跟妻子做爱、或者看妻子和别人做爱的 人很多,此前我也接触过这样的网友,并现实和夫妻玩过3P。但那些最多只是 特殊些方式的性爱,并无SM情节,不过确实和别的夫妻现实玩过3P的经历也 对这次调教夫妻奴帮助很大,因为对方正是认可了我此前的现实经验才进一步和 我接触的。
 
  对方是一对三十几岁左右的夫妻,很有意思的是两人都是满族人,网上沟通 交流了两三个月后,终于得到了对方的信任,走向了现实接触的步骤。见面的地 方是个环境幽静的西餐厅,对方比约定时间晚到了一个来小时,不过最终还是来 了。男的长得很斯文周正,平头正脸戴着眼镜,身材偏瘦说话很有条理,见面后 显得很自然拉着老婆坐到了我对面。女长得不能说漂亮但也说得过去,举止很文 雅显得很有气质,穿了身稍微过膝盖的连衣裙,身材多少有些丰满,屁股看着很 大下巴有微微双下颚。比较突出的是皮肤很白皙,还有个特点是腿很好看,大腿 浑圆小腿直流,感觉出年轻没生孩子时候应该是身材相当好的。
 
  因为大家都知道此行的目的,对方还是夫妻一起的,都有些紧张,刚吃饭气 氛很尴尬。尤其显得不自然的自然是对方妻子,低着头坐到了老公边上,只是寒 暄时稍微点点头并未说话。还好我为此有了准备,网聊时知道对方老公喜欢看足 球,特意买了份体坛周报放在了桌子上,吃了一段时间便就报纸上的足球话题和 他谈了起来。有了话题,慢慢的就越聊话越多了,我们三个的气氛松快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对方老婆起身去去卫生间,趁她离开的时候,对方老公冲我眨了眨 眼,我也对他眨了眨眼,彼此间心领神会地笑了笑。
 
  刚开始吃饭时,对方老婆是坐在对面沙发外端的,回来时她老公故意坐到了 外端,我则配合地坐到了我这侧沙发的里端。对方老婆回来后稍微踌躇了一会, 看他老公没有挪动身体让她进去的意思,只好坐到了我身边。事后对方老公告诉 我,这其实是他们夫妻的暗号,如果他老婆不认可我那是不会和我玩的,这样的 话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坐到我这边,而认可了可以玩,在不好意思明说的前提下, 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老公基本认可了我这个人。
 
  吃完饭,我说我开好一个公寓房,邀请他们再上去坐坐,男的爽快地答应了, 没容老婆回应便跟着了我的后边走出了餐厅,女的只好默默地跟着了自己老公的 身后。因为要三个人玩,所以没开酒店,而是选了一家方便自在的短租公寓,房 间条件还是很好的,干净整洁设施齐备,屋里还有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进屋后 我打开了电脑,对方老公坐到了我旁边的椅子上,而女的则坐在了床边。刚进屋 房间里的气氛比刚见面时还尴尬,为了缓和下我打开了一个可以买足球的网站, 正好自己哪里的账户里还有钱,便和男的商量起了压那场球的话题,顺便给女的 打开了电视让她看着。过了会我把电脑让给对方老公,自己在一边支招,一个多 小时后气氛缓和了很多。
 
  在男的看足球场次的时候,我逐渐来到了床边,坐到了他老婆身边,女人显 得很紧张,明显能看得出胸脯在不断起伏,也能听到了心情紧张时呼吸的急促声。 我知道他们同意来了开好房间里,就是决定要玩了,只是方式特殊不好意思开始, 而只要开始后也就都能放开了。我把手有意无意的放到了她的腿上,女的开始连 续推开了我的手几次,我最好还是坚持把手放在了她腿上。顺着她的大腿,我的 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在就要触及内裤的时候,女人使劲挡住了我的手,轻声地 说了句:「别这样!」说话的声音不高,但她老公也听见了,回头看了看,不过 并没有表示,扭过头继续盯着电脑显示屏。得到了她老公的默许,我的胆子大了, 没在把手往内裤里伸,却猛把女的推躺在了床上。
 
  女人被我呈大字型压倒在了身下,她的两只胳膊伸开被我的两只胳膊压住, 手被我的受扣住,两条腿被我的两条腿压着,小腹也被的下体顶压在了床面上。 我用嘴吊住了她的嘴,女的闭着眼满脸惊慌害羞的样子,一个劲摇头全力组织我 强吻她,我强行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在里边绕着她的舌头一顿乱搅。女人更 紧张了,身体被压住动不了,但是头摇晃的更激烈了,直到我用牙咬住了她的舌 头,她这才不动了,不过把眼睛闭得死死的。动作和动静都大了,对方老公不再 看电脑了,扭过头看着床上的我和他的老婆。这个时候,他的表情和神态都发生 了变化,不再是刚见面是文静斯文的样子了,神态里透着屈辱和下贱的感觉,同 时眼神里还有渴望。
 
  「怎么?我让嫂子和我亲嘴,你不反对吧?」
 
  「不不!我喜欢看这样,我喜欢看着!」
 
  「那你喜欢怎么看着啊?就做那看着吗?」
 
  我说完没多久,男的便离开了座位跪在了地下,并往前爬了几步,更近距离 地顶着他在床上被我强吻的老婆。其实这些方式我和他都在网上沟通过了,关于 第一次怎么玩的事,我们已经意淫的方式演练过了,第一次怎么玩之前已经说过 了。看自己老公进入角色了,女的也就不反抗了,身体不扭动了,也顺从起了我 的强吻,舌头也随着我舌头在她嘴里的搅动配合着。
 
  「嫂子!你这身体真白啊,有白又滑!先把内裤脱了,让我看看你小X!」 
  女的并没顺从我的意思,也没有说话,只是躺着哪里不动。
 
  「嫂子,既然你不脱,那我让大哥帮你脱吧!」
 
  我把女的拽了起来,让她横向躺着穿上,按住她的上身,压着她让她分开腿, 叫他老公来脱她内裤。可能这么做太羞辱了,女的又恢复了挣扎,不过都被我按 住了。她老公爬了过来,伸手进了她的裙子里,把她的内裤拽了出来,同时还把 她的裙子撩到了腰际,让她的下身全部展露了出来。在她老公近距离的注释之下, 我把手伸到她的X上,她的X毛并不多,外阴很肥实,X不像很多三十五六女人 那么黑。被我玩弄下身的时候,女的两腿踢腾得很厉害,不过最后被她自己的老 公按住了,男的还顺势脱了她的两只高跟鞋。
 
  在她老公的帮助下,女的很快被剥光了,感觉自己一丝不挂了,她也就彻底 放弃了挣扎。我让她躺在床上,一手来回玩弄她的两只X,那只手放在了她的下 体刺激她X蒂,食指还不断地伸进她X道里,感觉她X里很快就湿润了起来。当 时本想说些羞辱她的话,并打她的屁股,不过想起来这种方式和单纯调教还不一 样,所以开始没有做哪些。在我玩弄女的时候,她老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光了 衣服了,光着身子跪在创下看着,有些特殊的是把两腿夹得紧紧的,整个X都被 夹在了两条大腿里,只看进一个明显的三角区。我飞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让 女的跪趴在床上,把X放到了她的嘴边。
 
  「嫂子,给我舔舔X!」
 
  「啊!你的…你的好大啊!」
 
  对自己的JB,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当然这也是他们夫妻找我玩的一个条 件,对方老公要的就是给老婆找个大JB的主。因为是在和夫妻奴玩,还是第一 次,所以我并没有像单独调教那样先虐,而是决定先把她上了,也就是在她老公 的注视下先奸污了她。这些事情,也是事先说好的,男的网上告诉我他老婆是他 动员玩的,之前也曾玩过几次,女的都是很被动的,不过只要被对方插过了,她 的矜持感也就慢慢没了。
 
  开始本来想让女的先口X,可她怎么也没同意,最后只好把她按到在了床上, 戴好避孕套准备插她。为了加强她的耻辱感,我并没有着急插入,而是让她叉腿 仰面躺着,趴在她的身上,上边和她亲嘴,下边揉摸她的X房,而整个大JB则 在她的外X不断地磨蹭着。这么挑逗了一会,女的有了反应,慢慢有了呻吟声, 我下边的JB感觉她X户里已经有水流出来了。这么玩弄期间,我和男的又聊了 起来,当然聊的话题当有了羞辱性语气,男的慢慢地开始称呼我主人了。聊天中, 男的告诉我,女的是满族人,据说祖上还是个贵族,所以小名叫格格,在家里他 都是那么称呼自己的老婆的。
 
  「看你家这个格格发情了,看我不X的她嗷嗷叫!好好看着啊!」
 
  「啊!啊!谢谢主人!谢主人满足我老婆,……」
 
  语音说的很粗俗了,他的M性被激发了起来,一边在地上恭敬地叫着主人, 同时还磕头了起来。这种下贱淫荡到几点的氛围,让我再也忍不住了,下身猛地 一使劲,插进了女人的X里。因为很兴奋了,我抽插地很紧促有力,格格憋了一 会便忍不住了,最后大声地叫了起来。随着叫声的增大,她老公更加兴奋了起来, 每当听见老婆叫一声,就跪在地下兴奋地叫一声,身体不停地抽搐了起来。插了 十多分钟,我还没泄,身下的格格高潮了,我也有点累,便从她身上爬了下来, 准备等她高潮过去再插入。
 
  换了一个套,我又进入了她的身体,不过这次也换了一个姿势,用的是背后 式插入的。格格被我命令趴在床上,头朝着床边,脸对着跪在地下的她老公的脸, 这种刺激让她老公更兴奋了,不由自主地跪得离床头更近了。格格羞辱地不肯睁 开眼睛看着她老公,我命令她睁开也不睁开,最后只好让她老公强制去分她的眼 皮,不过因为她身体再来回地晃动,这个方式没有成功。还是没等到我射,格格 又高潮了,我没有停,继续有这种让她和自己老公脸对脸的方式奸淫她,不过后 来她没等到再来高潮,我先射精了。
 
  休息了一会,在我和格格都达到性满足后,我开始按之前网上谈好的方式刺 激她老公射精。我抱着一丝不挂的格格坐到了椅子上,让她老公躺倒在地板上, 我这次看到,其实格格老公的阴茎并不小,只是显得很疲软,刚才的刺激稍微有 些勃起,但是也打不到性交的硬度。我抱着格格,一手捏着她的乳房,一手扣弄 着她的阴户,她的一只脚则踩在了她躺在地下老公的JB上。对有着淫妻欲和受 虐倾向的格格老公来说,让他羞辱,在他面前羞辱他老婆,这都是让他很兴奋的 事情。我翻开了格格阴蒂的外皮,揉捏着她阴蒂处的那个小肉芽,她忍不住又叫 了起来,同时我还不时使劲捏她的奶头,格格不时发出尖叫声。在这样的刺激中, 躺在地下的格格老公JB慢慢硬了了起来,格格的脚同时不断揉搓这老公的JB, 慢慢地她老公彻底勃起了。
 
  格格老公的满足方式很特别,他让老婆用大脚趾和第二个脚趾夹住他的阴茎, 格格白皙的脚和涂了红脚趾甲的脚夹着个阴茎显得很特别。我的脚放在了格格的 哪只脚背上,踩着她的脚上来套弄她老公的阴茎,这我控制老婆操作的过程中, 格格老公越来越兴奋了,不时传出下贱的叫喊声。最后她老公射精了,一股白花 花的东西陆续涌了出来,格格用涂了红脚趾甲的脚绕着老公的阴茎蹭着,把精液 都蹭到了她的脚趾头上。
 
  三个人都达到满足了,我们的第一次调教也就结束了,虽然没太多的SM内 容,但总算有了个开始
 
  第二章:太妹奴生
 
  不敢自称什么文雅之士,但好歹多读了几年书,再加上工作环境的原因,平 时的言谈举止还是比较得体的。玩SM也有几年了,期间有过几位现实M也都是 贤妻良母类型,不管调教时玩的如何,她们平时也基本都贤惠素质女士,彼此之 间能算上一路人也有共同语言。不过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个社会气很浓的 M,二十五六岁已经在社会上混了十多年的女孩,也就因此开启了这段方式比较 特殊的SM调教。
 
  一天在一个SM类的QQ群闲聊,大家扯来扯去聊到了古玩收藏话题上,本 人爱好历史,多少也有些收藏知识,便自我卖弄地谈起了自己的观点。可能我谈 的还有点水平,慢慢引起了大家的认可,正聊在兴头上时,群里有个女M加我好 友找我私聊。对方说在所租房子找到两个瓷瓶,看起来很破但显得很古旧,看我 懂古玩收藏便问问可不可能值钱。打字说这些一时说不清,边和对方语音聊了起 来,对方女的说话声音和方式一听就是社会人。声音里带着沙哑声,就是低档次 大型服装市场卖衣女普遍具备的那种声音,对面说话的方式就社会化了,普通聊 天里也带着使用率很高的脏字口头禅。
 
  事情也很巧,对方偶然得到的瓷瓶很可能多少有些收藏价值,于是便说见面 实地帮她看看。对方似乎并没完全信任我,说了句「我看你TMD是想见我吧」, 便关掉了语音。事情过去了我也没太当回事,但过了几天又收到了这个M的留言, 说她听我说那两瓷瓶可能值钱,便拿去古玩市场卖了,结果居然卖了两千块钱, 表示感谢要请我吃顿饭,顺便再帮她看看她家其他的东西还有没有值钱的。进一 步聊天后,对方告诉我她租的房子是个老楼,原来住在这的是房东的父母,老爷 子去世后老太太去了女儿家,房东便把房子出租了,不过家里的东西并没完全收 拾走,有些破破烂烂让她自己处理,她就是从哪些破烂里翻出来的那两个瓷瓶。 
  对方说的见面地方是个烧烤摊,按她说离她住的地方不是太远。想着去见个 社会上混的女人,便把自己也打扮的自在休闲了些,穿了条白底蓝花短裤,绿色 休闲背心,旅游鞋。见面的时间是晚上,正好有阴天,感觉天有点凉,到了见面 地点打电话确定后,发现对方已经等在那里了。女的大概二十五六岁样子,个子 能有一米六三四左右,长得挺漂亮,身材也不错,穿了身短腿连衣裙,黑色打底 裤,脚上穿了双高跟凉拖。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还让你等我了!」感觉让女士等着了,见面后我先 表示的道歉。
 
  「没事儿!来,大哥!抽烟不?」女人表现的很自然,行为动作也很社会化。 
  闲聊了会,彼此做了简单介绍,女的告诉我她叫娜娜,也让我这么称呼她。 娜娜很能喝,我到之前已经喝了三四瓶啤酒了,聊天时间又连续喝了两三瓶,还 有就是抽烟很习,谈话间烟几乎是一根挨着一根。吃喝差不多了,便谈到了正题 上,娜娜便领着我去了她租的房子,去看她那些破烂里收拾出来的东西。领个陌 生男人去自己住的地方,娜娜一点没紧张,到是我有些多想,怕这是对方仙人跳 类的骗人圈套。事实证明我的担忧多余了,上楼就是翻看娜娜收拾出来的那些东 西了,里边太值钱的东西没有了,可能卖钱的是几十个毛主席像章、语录,还有 些小人书。正好认识个朋友经营的店收这些,天也不是太晚,就领着她打车去了 那个朋友那,又卖回来了一千多块钱。社会上混的娜娜很讲义气,看帮她挣了钱, 便领我去了个档次高点的火锅店又请我吃饭。
 
  再深入的聊天中,娜娜告诉我她老家是农村的,十五六便辍学出来打工,当 过服务员,卖过衣服,再后来保险业务员、推销等各种职业都刚过,再后来还在 街面上混过。被人骗过也骗过人,挨过别人打也打过别人,现在也就成了十足的 社会人。年纪大了稳重了不少,多少也有了些积蓄,便和一个姐妹合伙开了个服 装店,租的那个房子就在服装店附近。聊天时娜娜翘着二郎腿,翘起来的脚不停 地颠着高跟凉拖,嘴里的烟也没怎么断,同时又喝了不少酒。叫的一道菜老长时 间没上,我喊了几次服务员也没来,娜娜就这么被搞得发火了,敞开嗓子大喊了 一声「服务员」,结果一嗓子居然喊过来三个服务员,别的吃饭的人也被喊的齐 回头看着我们。
 
  「小声点!看你那有个姑娘样!」
 
  「习惯了!哈哈!」
 
  「别颤悠了,好好坐着,斯文点!」
 
  「是!」
 
  娜娜答应一声居然乖乖地端着坐好了,回答「是」的声音柔和了很多,多少 能听出些奴对主的服从口气。又吃了一会,我们的话题又转到了SM上,娜娜说 她玩了两三年了,以前有个S,不过现在分手了。吃完饭已经快十点了,我也不 算什么正人君子,便问她能不能开个房上去聊聊,娜娜没表态也没说话,直接跟 着我下了楼走向了附近的一个快捷宾馆。夏天吃火锅弄了我一身汗,进了房间又 赶上尿急,便先进了卫生间,方便完洗了个澡才出来的。等我出来的时候,娜娜 规规矩矩地跪在了房间中央的地板上,虽然没脱衣服,却已经是摆好了等待调教 的姿势。
 
  「我也没说要调教你啊!怎么你自己就跪着等着了啊?」
 
  「主人,主人!是娜娜母狗想让您调教!您帮我用那些破烂换了这么多钱, 让您玩应该的!再说母狗也喜欢主人,有主人管着我能让我学好,我学好以后就 不会再被人看得和黑社会的似的了!」
 
  「那你想被主人调教还不赶紧把衣服脱了!」
 
  「是,主人!」
 
  娜娜三下五下便飞快地脱光了衣服,只穿着那双高跟凉拖跪在了地板上,我 则做到了床边,近距离看着一丝不挂的她。娜娜个子不算太高,最多163左右, 也就是90多斤,身材很苗条标识,肚子上没有赘肉小腹平平的。皮肤很白,两 个奶子不大,不过看着很坚挺,两个不大的小奶头向上翘翘着。等我欣赏了一会, 娜娜往前爬了几步,伸手来帮我脱短裤,因为洗澡时不知道她会不会让我调教, 所以我洗完澡是穿好了衣服后才出来的。
 
  「主人!让母狗伺候下您的鸡巴,我的口活可好了,您一定会很舒服的!」 
  「好啊!那来吧,看看你技术好不好!」
 
  我欠了欠身,娜娜很恭维熟练地脱掉了我的短裤,然后让我把一条腿搭在她 光滑骨干的后背上,趴在地下给我口交了起来。她的口交技术确实很好,先把我 的鸡巴从头到尾舔了个遍,接着开始舔我的卵蛋,还不时把一个卵蛋吸进嘴里, 然后用舌尖舔我的龟头、阴茎,最后用嘴包住我的鸡巴套弄了起来。
 
  「你的口交技术真不错,跟谁练得啊?」
 
  「和以前的男朋友,还有后来的主人,娜娜母狗贱嘛!十五六就和人上过床 了,舔鸡巴的口活都练了十多年了!不过请主人放心,娜娜没做过小姐的,主人 可以放心享受母狗!」
 
  「呵呵!好啊!那你爬床上来,让主人摆弄着你伺候主人鸡巴!」
 
  我靠着床头平躺在了床上,让娜娜屁股也向床头这边撅着给我口交,这样我 躺着就能摆弄她的下体和乳房了。她的乳房不是太大,摸起来肉感不是很足,不 过两个翘着的小奶头倒是挺好玩,揉搓了一会奶子,便开始拨弄起了她的奶头, 最后使劲比较用力地捏起了她的奶头。娜娜被我捏得连连呻吟,口交的动作迟缓 了下来,我狠狠打了几下她的屁股,让她继续认真地舔鸡巴。我的手又伸到了她 的阴户上,感觉她的阴道已经湿润了,微微有些水渗了出来。一只手继续捏着她 的奶头,一只手顺势把两根手指塞进她的阴道里,她的小逼感觉比较松,看来这 个社会上混了多年的小骚货即使没做过小姐,平时也没少了让人干。那两根手指 继续扣弄着她的阴道,那只手的大拇指则按在了她的阴蒂上,抠阴道、揉阴蒂、 捏奶头三个动作同时进行,娜娜很快就受不了了,逼里溢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有 的已经流到了大腿根处。
 
  把娜娜弄得发情了之后,我开始了对她的惩戒,也就是扇她耳光和抽屁股。 SM调教中,必要的责打必不可少,只是根据M承受力轻重程度有所不同,打时 的疼痛会让M加强对S的臣服,更主要的是调教中的责打会让M更加兴奋。开始 我用手打娜娜的屁股,试探她承受责打的能力,感觉她不但比较抗打,同时还表 现出希望我打得更狠一些,便解下了短裤上的腰带,用皮带抽打她的屁股。随着 我抽打屁股力度加重,趴在床上的娜娜传出了哀嚎声和祈求声,我伸手摸了摸她 的下体,感觉她下边的饮水随着打屁股力度加重反而溢出的更多了,于是直到把 她屁股打红肿了才停手。
 
  为了加强对她的虐待和凌辱,打完屁股后我决定再扇她几个耳光,便让她下 床跪在了地板上,我则做到了床沿上。抓着她的头发,我狠狠地扇出去了地一记 耳光,娜娜被打的惨叫一声,白皙脸蛋微微印出了五个手指印。不过她马上就扭 正了被打歪的上身,端端正正跪好等着我再扇她第二下,就这么连续打了她十来 个耳光,娜娜被打得更加服帖了,等我停手后便以脸触地跪趴在了地下,等着我 进一步调教她。
 
  临时起意来的宾馆,手边并没有什么工具,此时娜娜正以头触地趴在地下, 偶然间发现她头上有两个小发夹,便顺手取了下来夹到了她的奶头上。这是那种 弹力钢片做的发夹,向一面歪夹紧向另一边松的那种,夹紧的力度挺大,刚夹在 奶头上时疼的娜娜一阵哀叫。我又打了她两个耳光,命令她不许出声,娜娜强忍 着疼不敢出声了,呲牙咧嘴地挺着腰双手背后乖乖跪。找了找也没什么适合附加 到她身上的东西了,让她上了床,用两件浴袍的两根带子把她的双腿的小腿和大 腿绑到了一起,又拽下来用来揽窗帘的绒绳,把她的两手绑了起来,并让她绑绑 起来的手举过头顶。
 
  用尽可能在手边找到的工具束缚起来她后,便开始调教她的下体,也没有什 么适合插入的工具,只能用手指伸进了她的阴道。女人下体内都有个G点区,这 个G点所指的并不是阴蒂,而是阴道里比较敏感的一个区域,虽然不同女人G点 区不太一样,但有经验的话可以通过扣摸阴道内壁并观察女人下体反应和表情变 化的方式,找到女人阴道里的G点区。扣摸了一会,逐渐找到了娜娜的G点区, 随即便用手指开始了对她G点区的刺激,随着手指力度的加大和节奏的加快,娜 娜很快就被刺激的大声浪叫了起来,下体了溢出的饮水也越来越多。手指对她阴 道最敏感区的刺激,再加上奶头被发卡夹得疼痛刺激,还有之前的责打、捆绑给 她的受虐感,娜娜很快就要高潮了,并用下贱急切的语调把要高潮的感觉喊了出 来。
 
  为了在第一次调教中完全地征服娜娜,我并没有一直刺激她到达高潮,在她 高潮即将到来的一刹那迅速地拔出了插在阴道里的手指,接着又连扇了她五六个 耳光,把她即将到来的高潮快感打了回去。稍微休息了一会,我把架在她奶头上 的发夹调了下位置,让它们从横向变为竖向夹住了她的两个奶头,方位的的变化 和此前疼痛的积累,应该让娜娜奶子上的疼痛感更强烈了,她有接连不断地发出 了一阵哀嚎。命令她躺好摆正姿势,我又开始对她G点区的刺激,而当她即将高 潮时,又以扇耳光的方式把她的高潮欲望打了回去。如此三四个循环,娜娜完全 被征服了,求饶声中带上了哭腔,眼睛里露出了无奈的神情,我这才终于把鸡巴 操进了她的逼里,只是抽插了几下她便到达高潮了。
 
  如此调教出来的高潮让娜娜反应得狠激烈,全身不断地颤抖,下体来回抽搐 了好一会,然后有气无力地瘫倒在了床上。我解开了绑住她两腿的睡衣带和绑住 手的绒绳,娜娜赶紧便使劲仅有的再次跪爬在了床上,看来她之前被调教的经历 已经让她奴性很强了,知道在主人没满足前,即使她再累,对她的调教也是不会 结束的。
 
  我跨在她的身后,想用鸡巴磨蹭了几下她的小逼,在带在阴茎上的避孕套上 沾了些淫水,然后把龟头对准了她的屁眼。前边手指刺激她阴道时,我试探地扣 进过她的屁眼,赶紧她的屁眼挺宽松,之前应该是有过肛交经历的。社会上混的 女孩确实不太一样,一点也不矫情,感觉我要插入她的屁眼,并没有说「怕疼、 不要」那样的话,而是配合地又把腿分开了些,并把屁股撅得更好了点,还用两 手扒着自己的两片屁股,做好准备等我插入。我腰一使劲把龟头顶进了她的肛门 口,娜娜疼的惨叫一声,身体一阵抖动,不过很快就摆正了姿势,等待着我继续 抽插她的屁眼。适应性地抽插了一会,娜娜的屁眼被弄得敞开了不少,我的鸡巴 逐渐地在她的后门里实现了抽插动作。
 
  操着她屁眼的过程中,明显很感觉出她是真的很疼的,除了发着颤音的叫床 声,她全身很快就冒汗了,很明显这都是冷汗,是屁眼被爆的疼痛感带来的。虽 然是这样,娜娜整个过程都非常配合着我对她的肛交,不但一直保持着让我最适 合插她屁眼的姿势,还不时向后挺屁股去迎合我的插入动作。肛交的过程持续了 二十来分钟,我慢慢有了要射精的感觉,猛烈的狠插了一阵,伴着她的惨叫声在 射精前拔出了鸡巴,迅速摘掉避孕套把白白的精液都射在了她的屁股上。
 
  完事后我躺在了床上,拿出自己烟点了一根,又递给了娜娜一根,让她依偎 在我身边和她聊了起来。仔细观察间,居然发现娜娜左肋下有条很长的伤疤,上 边有缝针的痕迹,足足有十多厘米长。娜娜告诉我她二十多岁时,曾和一群同龄 男女在街上混过,打群架是常有的事,我问她女孩怎么还敢打群架,她说自己那 时候下手比一般男的都黑,那条伤疤就是那时留下的纪念。经过她这一提示,我 又在她的身上发现了一些稍小的伤疤,其中在胳膊上臂和大腿内侧还发现了一些 烟头烫出来的烟花。娜娜告诉我那些烟花基本都是她自己烫的,有的是混那时候 和别人比狠烫的,有的则是后来心情不好求发泄时候烫的。
 
  聊天中娜娜一直再抽烟,我也陪着她一直抽,抽到第五六支烟时我有些咳嗽, 想把抽了仅半根的烟掐了不抽了。娜娜见了居然对说了个让我很震惊的要求,她 让我把烟在她的身上掐灭。说完她撅着趴到了床头,头冲着床沿屁股对着我这一 侧,把手伸到屁股上指了指她后门上边的区域。顺着她的手,我在她的后门上侧 一寸左右的地方发现了一个伤疤,很明显这也是个烟花,而且是被烫过不止一次 留下的伤疤。在她这个要求下,我有点迟疑,以前怎么调教M也没做过这种会伤 及其身体的事,娜娜见我迟疑,居然首先把自己手里的烟头烫在了那个伤疤上。 在轻微且明显的滋滋声中,我闻到了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随即便是娜娜一生惨 烈的嚎叫声。为了保持S的尊严,我咬紧牙把自己手里的烟头也按了上去,再次 的滋滋声和皮肉烧焦味中,娜娜得下体又湿润了。天哪,这次认识的这个M可是 真够狠的!
 
[ 本帖最后由 leihenwuhui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