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小琪](01-02完)作者:lbjordan
[小琪](01-02完)作者:lbjorda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字数:10421


              一、情感堕落

  我的女朋友叫小琪,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她真实的荒淫生活。

  我们是在2008年相识的,我们是东北的老乡,小琪张得是那种比较风情万种的女孩子,个子165,胸部偏小,腿很长,最主要的是她特别的白,根本就不像是东北的女孩子,在我之前她交往过3个男朋友,在那时她就很疯狂,但这些都是后话,等我一点一点为各位讲述吧。

  那时候我在东北做生意,而她却执意要去北京工作,所以两人异地相恋是避免不了的了。因为我做买卖,所以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隔三差五就会去一趟北京,倒也是方便,不去的时候我俩只有在电话里打情骂俏,这应该是所有异地恋人的苦恼吧,当然,电话做爱是我俩分居两地主要的相爱方式了。小琪聊的很开,话语间总是刺激我,电话里经常说和前任男友刺激的做爱过程,这让我感觉又气愤又刺激,她知道,我喜欢她聊这些。久而久之,我就放的更开了,电话里经常骂她是公共汽车,垃圾桶之类的话,当我这样骂她的时候,那边就传来高潮的喘息声,小琪高潮的时候总是迎合着我说自己是公共汽车这样的话,而且会叫的很大声。

  2009年的夏天,小琪搬到一个合租的房子,那房子是三户合租的,有一个是女孩子,叫倩倩,是北京传媒学院的临时助教,倩倩长相一般,但声音非常甜美,身材和小琪差不多,小琪性格开朗,很快就和倩倩成为闺蜜,她们无话不谈,甚至会谈到我俩之间的性生活,倩倩是一个非常好的聆听者,也总是在我和小琪出现矛盾的时候调解小琪的情绪,还有一户是早就住在那的一个男孩,在北京大学毕业后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男孩叫小辉,身高应该有183,但体重估计在230斤左右,属于纯纯的宅男,经常自己在屋子里整天不出门,也很少和小琪她们俩沟通,我也一直以为这种宅男胆子小,一接近女生就会脸红,更何况是小琪这种漂亮的宅男女神。

  得知小琪搬到新家,我去北京就更加频繁了,我在她的合租屋里住,毕竟只有小辉一个男生,在小琪上班的时候我就找小辉玩,没什么事我俩就出去喝点,小辉经常羡慕得说我找到一个宅男心目中的女神,小琪如何如何的漂亮,说自己要是找到这样的女朋友一定幸福死了,这样夸小琪,我当然非常高兴了,有一次我俩喝酒的时候小辉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他大学时候的好哥们,正巧没吃饭,小辉就强烈要求他过来,不一会人就来了,我靠,那人一下车我就知道他们为什么是好哥们了,那小子黝黑黝黑的,身高不到170,非常瘦,咋一看好像是非洲人,和小辉形成极大反差,不过性格倒是及其开朗,自来熟。认识他的都叫他老五,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打小就喜欢看赌神里的龙五,所以自封的绰号也叫龙五,叫着叫着就变成老五了,这老五是在大学城附近开时尚宾馆的,具体和小辉怎么认识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着两人关系倒是不错。

  「小哥,原来你就是小琪的男朋友啊!」老五边和着扎啤,边和我套近乎。「嗯,不经常来北京,一直在老家了。」「哈哈,小哥你真幸福,你这也不担心小琪在这边被人搭讪啊,小琪这么漂亮。」「呵呵,怎么会。我俩感情非常好的。」「嗯,小哥你放心,有我和小辉在这边,小琪肯定不会被人欺负的!」老五边说边拍着自己胸脯,我看着老五的眼神,心说老五你就一色狼,不被你欺负就行了,不过一刹那我又想到如果小琪和这老五上一次床我得有多兴奋,这无意中萌生的想法让我顿时血脉喷张,精虫上脑,草草的和他俩喝完酒就着急往租房赶,心里想着得好好让小琪伺候一下我这饥渴的小弟。

  「回来了?」我打开门,看到小琪穿着睡裙,胸前两个凸点一目了然,正在电脑前整理资料,「怎么工作还要穿这么少么?」我边说边靠前,「讨厌啦,人家这里热嘛,还不舍得开空调。」小琪被我说的脸红了起来「不行了,刚才和小辉他们喝了点酒,边喝边想你,实在受不了了」我边说,边脱衣服。「你呀,一天就想着那些事。」小琪转过来,看到我只剩一条内裤在身上,下体早就支起了帐篷,眼神立马就变得迷离,「看看你现在的表情,老婆,这是我一个人想么?」我上前去,一下把小琪的头按在下面,脱了内裤直接把肉棒插入她的嘴里,小琪嗯了一下开始允吸起来,我的手也没闲着,直接把小琪的睡裙往上翻,发现小琪根本没穿内裤,而且茂密的丛林里早就已经湿了大片,「骚老婆,怎么今天湿得这么快」「都是你啦。

  人家一看到你的肉棒就这样了「小琪手里握着肉棒,抬起头看着我说。」哈哈,那就让我这饥渴难耐的肉棒好好伺候伺候你「我把小琪抬起来,让小琪背对着我,按住她的屁股直接从后面把肉棒插入她的小穴、」啊,舒服死了,老公,好大啊「小琪闭着眼睛,开始淫语起来。我正用力的在后面做活塞式运动,低头的功夫看到小琪电脑屏幕上挂着的QQ有个头像在闪,我再仔细看,这头像分明就是一个男人的肉棒。

  「这是谁?」我停止了运动,一股醋意涌上心头,边问边去抓鼠标双击头像,这时候的小琪脸色变得十分难堪,「老公……」当她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我一把将她推到床上,自己坐在电脑前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那人的网名叫做玉柱擎天,我靠,这名字明显的带有性爱暗示,以下是两人的聊天记录。

  玉柱擎天:老婆,怎么才来,大鸡巴早就想你了。

  琪:这两天我男朋友来了,不方便啊

  「哦,那现在怎么上来了呢」

  「他出去喝酒了,人家想你才来的嘛,就知道你在等我呢」

  「骚货,你老公是不是伺候不好你了」

  「讨厌啦,这不是怕你寂寞嘛,上来陪陪你,不想我我下去好了」

  「别啊,老婆,我怎么会不想你呢,老公的鸡巴一直都为你留着呢」

  「呵呵,这个谁知道,我又不在你身边,都不一定伺候多少女人呢」

  「不会啦,上周去你那里折腾我一夜,我怎么还有精力去伺候别人」

  「哼,还说上周,一夜你都不消停,那是伺候我么?人家那里都快被你捅烂了」

  「哈哈,各取所需嘛,老婆在床上的时候最迷人了,我给你买的内衣可都放好,别让你老公看见啊」

  「知道啦,这还用你说」

  「老婆这两天没少被操吧,你老公这么长时间才来一次」

  「嗯,你们男人就知道操,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

  「哪有,像老婆这种一上床就骚得不行,谁能把持得住啊,老婆,你不热么,穿得那么多」

  「小色色,你又要打什么歪主意」

  「想老婆了嘛,来让老公看看小穴被插成什么样了」

  「等下,我把内裤脱了」

  。

  。

  。

  。

  「怎么了?老婆怎么关了啊」

  看完这些,我大脑一片空白,心想小琪怎么可以这样背叛我,在一旁的小琪早就哭成了泪人,「老公,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我根本没心情理会她,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想着上周他俩在一起一夜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肉棒居然又硬了起来,二话没说,抓住小琪,一把扔到床上,在后面直接就插了进去。小琪被我的这一举动弄得傻傻得躺在床上,可被我这样猛的插入自己也不自觉得呻吟了起来。

  「啊……嗯……老公,这是干嘛啊……啊……」

  「他妈的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不知道么?骚货还去外面偷!今天我就好好操你,把你操爆,操烂!骚货,你就是一公共汽车!」小琪被我这样骂着,不由得也浪起来,「老公,我是公共汽车,不用买票,直接就能上车,谁上都行,是大鸡吧就行。」「他妈的哪天找一车的民工来操你,让你成为他们的垃圾桶!」
  「嗯,老公高兴就行,老公让谁操我都行,我就是骚货,我是垃圾桶。」
  可能是太过兴奋的原因,不一会我就在小琪的身上缴械了,躺在床上,又想起俩人聊天的事,我把小琪翻过来,可能是做贼心虚,小琪一直趴在床上不敢看我,「说说吧,怎么回事,那人是谁?」「老公,我……」「别他妈磨磨唧唧的,让你说就快点说!」「老公,我说可以,但你能原谅我这一次么?」「还他妈有脸和我讲条件!快说!不说我现在就把你扔这!以后让你成为全民眼中的骚货!」「我说,我说,那人叫张涛,但认识的人都叫他涛哥,是一个女子SPA会馆的老板,因为我经常去做SPA,所以就认识了。」「妈的,说的详细点!」「他35岁,已经结婚了,但夫妻感情不好,他经常自己一个人在会馆里呆着,我俩认识了以后他经常送我他们SPA的消费卡,我看人不坏,就和他在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就熟悉了,他经常和我说他家里的事,他老婆先天性不能生育,所以他们3年多没有性生活,这段时间他们基本上处于分居的状态,有一次他请我吃饭,喝多了就抓住我的手说喜欢我,老公你那时候生意忙,不经常来,所以我对他也有些动心,抓我手的时候没拒绝,他看我没反应,就一把将我抱进他怀里,手还一直不停的在我身上乱摸。」你个骚货,就那么让人吃了豆腐!「我这边说着,手却不知不觉的套弄起自己略微勃起的肉棒,小琪见我这样,心里貌似也放松了许多,」我也不想的,但老公你知道我,一碰到敏感的部位身体就不受控制了,他看我一点都不反抗,手就更大胆了,伸进裙子,拨开内裤,手指直接就插进人家那里。「」看看你现在的骚样,那天肯定让他操了吧?你们一共操了几次?「」我不记得了,就知道摸完了之后他要送我回家,在车上我们就操了一次,然后他又在家里操了。「」他还给你买内衣?你们玩得挺开心啊!「」涛哥喜欢制服,所以就经常给我买他喜欢的情趣内衣和丝袜,总是让我穿好了之后再玩。「说到这,我感觉心头醋意大发,妈的这几年老子都没让她穿过喜欢的丝袜,居然还让被人捷足先登了,这张涛还真他妈会玩。」在哪呢,拿出来我看看!「」老公……「」少废话,快拿!「我这一吼吓的小琪连忙起身,走到衣柜前开始翻找那些衣服,她在柜子里找到一个包裹,打开后我一看傻眼了,各种警察,护士,空姐的制服,丝袜,居然还有不同款型的自慰器,各式各样的高跟鞋,看到这些我的肉棒挺到了极点,涨得快要爆炸了,我翻了翻,找到一件连体的黑色开档情趣裤袜,这裤袜从上身一直到下身都能包住,」把这件穿上!「我指着她,小琪不敢怠慢,接过裤袜就开始穿,她好想看透了我的心思,穿的时候动作非常慢,有意无意的有些动作非常夸张,譬如抬脚的时候幅度非常大,故意在我面前把小穴掰开,大小阴唇尽览无遗,穿好后自己又拿出一双黑色高跟鞋套在脚上,妈的这骚货被张涛调教的都骚到骨子里了,我抬头看着小琪,穿上高跟鞋足有1。7的身高,修长的大腿上裹着黑色花纹丝袜,白白的皮肤和这黑色丝织品形成鲜明的反差,两个乳房在里面忽隐忽现,全身只露出下体小穴的部分,浓郁的黑森林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想上前去探秘,去抚摸。小琪看我愣在床上,慢慢的转过身,屁股对着我,她弯下腰,手支到电脑桌前的凳子上,弯腰的幅度足以把她的大阴唇暴露在我眼前,这一举动让我立刻起身,站到她的后面,将早已暴涨的阴茎直接插入她的骚穴,」骚货!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骚了!操爆你!「」老公,我喜欢你操我,今天请尽情享用我吧啊、、、、嗯……「」妈的,这些是不是张涛调教你的!让你这么骚,他在你身上没少奋斗吧?「」嗯,老公,这些都是涛哥教的,他也喜欢这样操我……「」骚货!我操!我操!你个大骚逼~ 「」啊。我是骚逼,我是大浪逼……我是老公的母狗……「我边骂着,边用力的操着小琪,一会的功夫,我再一次缴械。

  躺了许久才缓过神来,「老公,你还生气么?」小琪看着我,眼含着泪。我看到小琪这样,怜香惜玉的感情油然而生,毕竟我是爱小琪的,「哎。算了,也怪我对你照顾不周,异地恋终归是要出问题的。」「老公,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马上和张涛断联系,以后绝对不再找他!」「算了吧,你找不找这事都已经发生了,更何况我回东北之后你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天天去猜疑不如放纵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其实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是觉得小琪是我的女人,谁都不可能当面去说让她和别的男人去发生什么关系,而另一方面就是我在内心深处的想法,她和别人在床上这样骚,我想想就兴奋到几点,这样太刺激了!「我不!老公!」小琪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老公,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怎么会,我是爱你的,你可以肉体上背叛我,但精神的背叛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老公,你真这么想么?」「嗯,老婆,你放心,我是爱你的,但有一点,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和别人发生关系,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也好让我有个心里准备。」小琪听到我说的这些话,整个人都放松了,「心里准备?你是想要幻想我和别人做爱,你自己寻求刺激吧?」我说「你啊,天生就是个骚货,就知道我离开你时间长了会受不了,去吧,我不生气,放心吧!」「老公,我爱你……」简短的一句话,让小琪泣不成声,我抱着她,不知不觉两人就睡着了。

              二、深陷淫潭

  由于个人原因,连载的文章没有继续更新,刚刚写出第二部提供给大家,请见谅!因为上次的事情,在北京的几天,几乎每天我和小琪都是在性爱中度过的,而且每次做爱时说的话都越来越露骨,一周左右,我回到东北,每隔一周我都会和小琪电话联系,当然,聊些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了,一个月过去,想想小琪经历过的这些事,心中又生起邪念,毕竟每次电话聊这些总是会乏味的,下午5点左右,和朋友喝了两瓶啤酒,回到家给小琪打电话,

  「老婆,最近有没有发骚啊?」

  「讨厌啦,每次给人家打电话就说这些事情。」

  「哈哈,我是怕我不在你身边,你饥渴难耐啊,最近有没有去找张涛啊?」
  「当然没有,我有老公就好,老公,我不想提那些事。」

  「怎么不提,老婆,我喜欢操你,你在床上的骚样太让男人受不了了。」
  「是么?这都是拜你所赐啊。我老公最厉害了!」「老婆,可是我还想让你被别人插,让你更骚,行么?」

  小琪听到这些,电话那边开始喘着粗气,

  「老公,别说这些,人家受不了了,其实你走了一周之后我就可想着那些事了。」

  「那你就找人去插啊,会憋坏的。」「老公,我怕你生气,我都忍住了啊。」
  「老公不生气,去找人插你,我喜欢,插完了我还等你给我讲故事听呢。」
  「你啊,嘴上说不生气,心里怎么想的我还能不知道,精虫上脑怎么聊都行,完事了之后你就开始醋意大发了。」

  「不会的老婆,去吧,我想你现在就被人插,让别的男人掰开你的骚逼,使劲的插你。」

  「啊,老公,不要说那样的话,我受不了了……」「受不了就去找张涛啊,他现在正等着你呢吧?」

  「他在会所呢。」

  小琪应该是被我刺激的忘乎所以,这一句话就暴露出他俩之间肯定还是有联系的,「小骚逼,还说不联系他,我一说张涛,你就知道他在干嘛,说,是不是想他了?」

  「我是想那个了。老公,我想要做爱……」

  「那你现在就去啊,我同意了,不过我有个条件、」

  「老公要干嘛啊,现在给我个肉棒,你让我干什么都行,老公。」

  「你去了之后,我要你们得照片和录音,能做到么?你在那边逍遥快活,我可不想把自己的老弟给憋坏了。」

  「嗯,老公,我听你的,那我现在联系他行么?」「嗯,去吧,我等着!」小琪听到我说的话,像是怕我反悔,或者是急不可耐,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放下电话,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想着自己的老婆马上要被别人抽插下面的肉棒马上又振奋起来,幻想着他们交合的情景开始手淫起来,不一会的功夫就射在了自己的肚皮上,晚上11点左右,小琪的电话来了,她真的去找了张涛,而且他们还做了两次,因为是电话和我讲的,以下的内容我还是以第一人称来叙述吧。

  老公的一个电话,弄得我心乱如麻,这几天大姨妈刚刚走,每次大姨妈走的这几天我的大脑里浮现的都是做爱的情景,可以说这样的情绪在我脑海中要闪现很多天,放下电话,我什么都没想,直接拨通了张涛的电话,有时我总是在想自己这样,就像是一条发情的母狗,非常渴望一个男人在我身边爱抚我,给我粗大的阳具满足我性欲的追求。

  「哟,怎么想起我了?这几天你都干嘛去了?」张涛那边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质问着我。

  「我……我老公这不是刚走么,哪敢再联系你啊。」

  「哈哈,你老公刚走你就给我打电话,看样子是你老公没满足你嘛!」「
  讨厌!人家这几天来事了,他再厉害也只是干瞅着啊。「

  「小宝贝,可想死我了,今天有时间么?」

  「嗯,刚才我老公给我打电话,净说些挑逗性的话,弄得人家下面湿湿的,难受死了」

  「那怎么办,让我来满足我的小宝贝吧,哈哈!」

  「你在会所么?我去找你,正好我要做个SPA呢。」

  「小骚逼,就知道你急着让我插,快来吧,我在会所等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啊,条件无非又是那些花样的事,等我去了再说吧,行了,等着吧!」还没等张涛说完,我就放下电话,一是想急着去会所见他,二就是要吊吊他的胃口,男人,不过如此,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起身,梳洗打扮,翻开衣柜,拿出一件黑色连体短裙,还有一条张涛给我买的丁字裤和黑色丝袜,换上高跟鞋,站在镜子面前,我简直就像是一个站街女,这样的打扮,是个男人都会情欲高涨,我就是新欢这种感觉,下楼打车,直接奔着会所开去……

  到了会所,直奔经理室上楼,刚开门,我就楞住了,屋子里不光是张涛一个人,在他的对面,还有一个将近40岁的男人,两人有说有笑的,一看到我进屋,两人的对话立刻停止了,目光全都聚集在我身上,我也有点不知所措,张涛看到我,乐呵呵的说「哟,这么快就到啦,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呢,是咱么这的娱乐界大亨,你就叫他强哥吧,强哥旗下洗浴,KTV,夜总会N家呢,呵呵,快来」只见这强哥一直在盯着我的腿,

  「小涛啊,你倒是蛮厉害的嘛,哪整来这么标致的妞,也不告诉强哥一声呢,也好请你们好好玩玩。」

  听到强哥说的话,我就觉得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西装革履的,但说话却是一股子流氓气,张涛看我脸色不对,马上说道「强哥说什么呢,这位是小琪,人家可是正经女孩儿。别瞎说」

  「哈哈,嗯,算强哥说错话了,行了,那小琪姑娘对不起啦,不过张涛,你不说我还真以为是你给我找来的呢,让我觉得你这办事能力也太快了点,哈哈,行了,那你们聊吧,我有事就先撤了,涛啊,强哥说的话你得当事办啊,可别给我忘了。」

  「强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吧,小琪真是正经姑娘,我怎么会介绍给你们那去呢」张涛打着寒暄,我却一脸的茫然,「你们说什么呢,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我都没听懂!」

  我看着张涛,张涛紧张起来,「说什么也和你没关系,别多问了,强哥,那我送你吧。」

  强哥听到这,微微一笑,「嗯,你啊,看到美女就急着赶兄弟走,好好好,我走便是。」

  两人会心一笑,我却蒙在鼓里,强哥起身,边走还边在打量着我,看得我非常不自在,等着强哥出了门,张涛一把搂住我,

  「小骚货,来的这么快,是不是想我想疯了?」

  「讨厌啦,电话里说的话人家就受不了了啦」「我说有个条件呢,你挂电话这么快。」

  「什么条件啊」「呵呵,你等一下」张涛放开我,走到办公桌前,在抽屉里拿出一个面罩,

  「来,先把这个带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干什么啊,就这么去呗,」
  「让你带上就带上,这样去就没什么意思了嘛」我没多想,带上眼罩,抓住张涛的手,他带着我走出办公室,大概在走廊里走了一分钟,感觉进入到了一个SPA的包房,张涛关上门,摘下我的眼罩,我一看着房间,粉红的灯饰,整个房间有一张大大的圆床,床的对面是一面整体的镜子,张涛迫不及待的在后面抱住了我:「小宝贝儿,今天我们就在这里玩,好么?」

  他边说着话,一只手不老实的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摸索,

  「人家也是想得不行了嘛」我顺势劈开双腿,任由张涛的手在我大腿内侧来回抚摸,

  「今天想怎么玩啊,小骚货?」「讨厌,人家都过来了,怎么样你说了算哦。」
  我闭着双眼,任由张涛在我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摸索。

  「那你要听我的指挥哦,」说完张涛再一次将眼罩戴在我的头上,说实话这屋子里的气氛就已经够让人想入非非了,再加上张涛的眼罩,顿时将我心中羞涩完全抹杀,心里只想着让张涛玩个够,一次爽个痛快。

  「来,宝贝,坐在椅子上。」我被张涛带到椅子旁边,坐下去,「这椅子是一张情趣椅,人坐上去下面会有按钮将腿分开。」

  他边介绍,边在旁边按动电钮,我在椅子上,感觉就像是在汽车里的电动座椅,臀部靠后,双腿被开的老大,私处肯定是尽览无遗,加上丁字裤包不住的阴毛在两旁侧漏出来,双手下意识的去挡住自己的下体,可张涛怎么肯让我去这么做,他把我双手按到扶手上,用扶手两边的皮带将我的手铐住,又俯身将脚踝同样铐住,这样我在椅子上就可以任他摆布,一种淫荡的思绪在我脑中迸发,我不由自主的闷哼起来,

  「嗯……啊,你……这样,人家受不了了啊!」张涛没有理我,只是自顾自的将我的丁字裤轻轻的拨到一边,两片大阴唇直接映入他的眼帘,「小骚货,小宝贝,你是有多久没让人插了?还没碰你,淫水已经把小内裤弄湿了」「你讨厌啦,这样人家会害羞的」张涛再次不做声,直接低下头朝着小穴伸出舌头吸允起来。「啊~ 啊~ 太刺激了!老公!你好会吸~ 」

  「呵呵。小骚货,这就开始发浪了,一会还有更爽的!」

  说完张涛起身,因为我戴着眼罩,完全不知道张涛在干什么,时间大概过去了两分钟,感觉自己的下体突然又被舌头包围住,而且吸的更加大力,阴唇还被牙齿轻轻咬合,

  「啊~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喜欢吸人家那里。」张涛平时是不愿意用嘴在小穴上逗留太多时间的,他这种人,生下来就是那种喜欢被人伺候的主,今天不知道怎么,舔起小穴就像是没见过一样,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感觉自己的淫液都快被他吸光了一样,听到我说话,张涛依然没有做声,此事的我只能用耳朵去使劲的听,脑袋里现在想的全是做爱的场景,张涛起身,我听到裤带打开,急促褪下裤子的声音,我还在努力去听,这时他已经走到我的身边,一根肉棒在敲打我的脸,

  「来,宝贝,侧过脸,好好伺候一下这根饥渴的肉棒。」

  我像是被催眠了一样,顺势侧过脸,张开嘴,一根肉棒毫无怜悯之意的劲直插入我的嘴中,很粗,很长。

  「嗯……嗯……」

  我只能够发出这样的声音,这肉棒太粗了,感觉自己的嘴被塞的满满的,张涛双手握着我的头,自己的臀部来回抽插,屋子里除了我发出的嗯嗯声,别无它响。大概过去5分钟,这根肉棒才从我的嘴中抽出来,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唾液被带出来,在嘴角边流淌出来。

  「怎么样,小宝贝,喜不喜欢,想不想这根肉棒插入你小骚逼啊?」

  「老公,快,人家好痒,来啊,来插我!」话音刚落,小穴感觉一根肉棒直接插入,非常用力,充实感一下走遍我的全身,我大声的啊了一下,感觉自己就快被这快感冲击的晕厥过去,肉棒开始抽插,每一次都非常用力,下体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屋子里回荡的只有我的浪叫。

  「啊~ 啊~ 老公,用力~ 啊~ 啊~ 」

  这肉棒依然很用力的在我的下体里进进出出,这时候突然一只大手抓住我的眼罩,瞬间扯掉,屋子里的光让我眯缝着双眼,过了5秒我才能看清这屋子里的东西,可是,此时让我看到的一幕却超出了我的想象,屋子里另一张椅子上,张涛一丝不挂的坐在那里,手里慢悠悠的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在我身上抽插的,却是刚才看到的强哥!我被这一场景弄的晕头转向,只能张着嘴,一脸的惊愕。
  「可把眼罩摘下去了,都快憋死我了,这小骚货的逼确实紧,水又多,老弟算你够意思,今天给个弄个极品,哈哈」

  强哥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在我体内抽插。我听着强哥说的话,心里莫名的有种被玩弄的感觉,张涛,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彻彻底底的出卖了我,看着自己躺在椅子上,身体被一个年近40的陌生男人抽插,想着刚才戴着眼罩自己发骚发浪的场景,一种羞耻感油然而生,但随着强哥的极速抽插,下体又有了一种莫名的快感,细细回想,这强哥虽说快40岁了,但这肉棒却特别厉害,虽然说不是太长,却整整比张涛的肉棒粗了足足两圈,黑黑的又特别硬,就好像整个身体流动的血液都凝固在这根阳具上面一样。每一次插入都有一种让我特别满足的感觉,看着我惊呆的样子,强哥似乎有一种非常得意的心态,「小骚货,强哥的大鸡巴喜不喜欢啊?操的,你的逼实在太紧了,夹的强哥刚才差点没射出来,这骚逼又肥又紧的,简直是极品,本来我刚才舔的时候看着逼黑黑的感觉被人操的多了不会这么紧,看来我真的猜错了!太他妈的爽了!」

  强哥盯着我,似乎咆哮的边说边操着。

  「张涛!你!啊……强哥。不要再弄了。我……不行啊……啊……」

  听着强哥这样露骨的问话,下体又是一阵收缩,我居然高潮了。「啊……哦……强哥,你的太粗了……啊……操……操啊……操我!」

  每一次的高潮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高潮来临就会忘记所有羞耻的事情,强哥听到我这样的淫叫楞了一下,不过马上就缓过神来继续大力抽插,张涛看到眼前这一幕开口说道

  「怎么样,强哥,这货还行吧,只要操的舒服了,怎么玩都行,以后咱们就一起吧,这骚货怕是我一个人伺候不了了。」

  「哈哈,小老弟,算你有心,放心吧,这逼中极品我是要定了,再操几次让老哥我舒服够了就带我的桑拿去,让店里的顾客也好好爽爽,哈哈,小骚货,跟着强哥,保证你荣华富贵啊,哈哈哈哈!」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嘴里发出越来越高的淫叫,这样的对话非但没有让我生气,却在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感,如果真的像强哥所说的,让我去他的桑拿,那我不就成了一个小姐!想着身体要被那么多的人去看,去操,下体不自觉的又是一阵紧缩。

  「小骚货,说话啊,喜不喜欢强哥的大鸡巴!快说!」「喜欢,喜欢,强哥,你……太用力了……」「喜欢什么啊,操你妈的小骚货,说!喜欢什么?」「喜欢强哥的大鸡巴,大骚鸡巴,强哥,你快操死小琪了,操的好舒服,好爽。哦哦哦……啊……」

  我被这一阵阵的快感冲击的语无伦次,说着自己平时根本不可能说的话,越说越刺激,强哥的大力抽插又一次将我推向高潮……就这样,我被强哥和张涛玩弄了将近5个小时才停止,期间强哥射完之后张涛马上提枪上阵,我偷偷的看到强哥在旁边拿出两粒药丸放进嘴里,估计是射了一次体力不行,吃两片伟哥来继续操我,这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弄完了之后强哥和张涛都拿出手机,用丝袜绑住我的双腿,带着眼罩被他们拍了不知道多少张淫荡的照片,强哥最后说如果我不去桑拿他就把照片公之于众,就这样,我变成了他们的性奴,以后的日子,更加淫荡放纵……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